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政务 >

“小巷总理”要当服务者不是管理者 不能啥工作

2019-02-18 10:09    来源:未知    

  作为中心城区比较大的开放式小区,棋盘街社区有93栋居民楼,4400多户人家,总人口达到14000人左右。这么大一个社区,居委会也只有11名工作人员,包括5名居委会组员以及机关下派干部和社区工作者。

  “作为最基层、最基础的组织,政府各部门几乎每项工作的最终落实都需要居委会配合。”棋盘街社区战凯说,去年中央下发文件要求居委会协助做好“与居民利益有关的社会治安、社区矫正、公共卫生、计划生育、优抚救济等工作”,这些内容在之前是没有明确规定的,“居委会面临重新定位,已不是单纯的自治组织了。”

  “我们现在说到的‘减负’,更多的是如何做好工作的问题。”战凯说,从实际工作中看,居委会承担的事务性工作和居民自治性工作并不能完全分开,从这个意义上讲,社区居委会和社区专业服务机构应“按照专干不单干、分工不分家的原则,社区专业服务机构在社区党组织和社区居委会统一领导和管理下开展工作,才能真正形成合力,服务得更好。”

  1984年就进入居委会工作的丁字山社区居委会主任盛莉,对社区3100多户、9000多名居民的情况了如指掌,这个社区已被列为济南市第31个棚改片区。

  在服务居民的过程中,有一件事儿让这位老主任很为难,“现在居委会要盖的章,要出的证明太多了。”盛莉发现,这些年出现了许多需要盖章的项目,有的需要证明居民家的房产问题,有的涉及居民历史是否清白,还有一些车辆刮擦报销也需要居委会盖章证明,“现在人员流动性比较大,到社区之前的情况我们很难了解全面,而车辆刮擦的情况,我们也不在现场,怎么证明呢?”

  盛莉建议,相关部门能否出具一个指导性的规定,列明需居委会盖章的条目,“这样我们就能有明确的依据了。”

  原来的馆驿街如今变了模样,整整齐齐的小高层,干干净净的绿化带,棚户区的居民都住上了新楼房,可是负责小区3500户居民日常事务的居委会到现在还没有属于自己的办公场地。

  “我们的办公室是借用的。”馆驿街社区居委会主任韩美说,现在的办公室是最初的回迁办公室,虽然与市、区两级有关部门协调了多次,到现在还是没有落实下来。“服务居民不是嘴上说说的,要放下身架办实事。”韩美说,前段时间社区居民排练的一个节目要参与一场演出,但是排练场所却成了大难题,“有自己的办公场地,是大家都非常期盼的事情。”

  此前,济南市民政局基层政权与社区建设处处长王辉曾介绍,目前济南市居委会办公用房的平均面积为430平方米,但也存在部分居委会的办公用房比较困难的情况。

  虽然是村改居,但是草山岭社区居委会“整个管理体制和形式没有变”,并且居委会的任务也一样很繁重,“文教、卫生、发展、建设、生产、安置、养老、福利等工作,都要抓起来。”

  与城市中其他居委会不同的是,村改居的居委会要担负的重要责任是解决失地农民的安置问题,“现在我们有121亩土地进行村民安置,每人30平方米标准,自己筹措资金建设,一共要建20栋楼,最高的有30层,一期投资7.7亿。”王传河说,“为了把居民早日安置好,希望相关手续办得快一些。”

  王传河表示,改制之后,草山岭社区仍然保持了村改居前成立的9人党支部和3人组成的居委会,但是与其他居委会委员补贴已纳入市区两级财政不同,这里的工资是“自己发”,“居委会工作繁忙,但是经费很少,报酬不高,愿意干的人不多。”

  王传河表示,村改居的居委会也面临提高工作人员素质和公正选举的问题,“需要政府加强监督和管理”。

  “做好居委会工作,必须想清楚到底有哪些因素在制约影响着‘小巷总理’们?”山东大学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教授李芹表示,做好居委会工作,很多居委会主任首先想到的是上级政府部门在政策制定、人力财力方面的支持,但居委会工作人员本身的素质也极为重要。

  “怎么看待居委会自治?”李芹说,居委会扮演着双重角色,既是一级自治组织,又面临着上级部门安排的一系列行政性工作,这就导致居委会面临角色困惑:我到底代表谁?李芹说,在居委会的一百多项工作中,上级行政部门交办的事情占到了85%,这让居委会看起来像一个行政部门。“如何把政府‘交待’的工作以及居民需求的工作都做好,也是居委会面临的挑战。”

  李芹说,居委会除了要改善办公条件,搞好队伍建设,还要在工作中特别凸显服务功能而不是管理功能。

  “居委会工作就像一个神经外科手术,虽然很小很细,但需要的东西却很多。”提起居委会工作,山东师范大学历史文化与社会发展学院副教授李晓华用了一个形象的比喻。在李晓华看来,理顺各种关系是目前居委会工作的重要一环。

  “居委会自治应该是未来的理想,但目前很多行政性以及服务性工作还得做好。”李晓华解释,济南的居委会建设可以借鉴一些南方城市的经验,不一定把行政性工作和服务性工作完全分开,但至少在职能上有一个清晰的分工,“甚至,一些行政性的工作人员只做行政性工作,这对理顺工作关系很有帮助。”

  “居委会工作的专业化是一个走向。”李晓华表示,对不同问题,在工作中不能“一刀切”,要考虑到特殊情况和个体情况。

  “社区居委会任务繁重是比较现实的问题。”济南市民政局基层政权和社区建设处柳鹏科长说,对此,济南市民政局一直在探索建立一个常态的工作机制,实行权随职走,费随事转。“除了居委会应该承担的正常工作,其他职能部门的工作不能随便交给居委会。”柳鹏说,一些的确需要交给居委会的工作,必须赋予居委会相应的权力,同时给予一定经费。

  “从本质上说,社区就是一个基层群众自治的组织。”柳鹏说,虽然完全自治还有难度,但自治是大的方向和趋势。柳鹏介绍,南方一些城市在自治方面探索了一些有效的方式,一些居委会委员由社会上比较有影响力的人承担,平时不需要到居委会上班,只承担意见领袖的角色,其他日常工作,交给社区专职工作人员承担,“济南需要探索一个适合济南特点的模式。”

  “居委会完全可以把在社区里比较有影响力、比较热心的居民组织起来,成立维修队、巡逻队等,采取多种自治方式。”“社区10分钟服务圈是让居民尽量享受到便捷的生活服务。”柳鹏说,这也是社区建设、社区服务的重要内容。

  针对一些居委会办公用房面积不足的问题,柳鹏说,“在老城区,主要是因为难以取得规划,在新城区,主要是开发商把经济利益看得太重,即使规划里有,但不落实,民政部门又没有监管、惩罚的职能。这个需要慢慢来解决。”

  柳鹏说,一些小区成立的业委会,实际上提供的是物业服务,居委会主要是指导、帮助、协助其工作。天桥区实施了“五位一体”,通过合法途径将物业人员、业委会委员纳入居委会,变成不拿补贴的居委会工作人员,“这个做法不错,居委会工作人员可以去取取经。”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 丨集团招聘丨 法律声明隐私保护服务协议广告服务

地址:丨邮政编码: 丨邮箱:

备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