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援藏 >

援藏铁汉张振生

2019-01-07 14:20    来源:未知    

  5月10日,张振生在去拉萨开会的路上出了车祸。一辆小汽车与他的车相撞,双双弹出了安全气囊。张振生只觉得脑袋震了一下,然后就发现副驾驶车门已经变形,车头也冒了烟。在确认肇事方没有受伤后,他留下司机处理现场,自己则拦了一辆出租车,匆匆赶去开会。

  张振生是拉萨市尼木县副县长,北京市第八批援藏干部。尼木,藏语的意思是“麦穗”,寄托着富饶的愿景。而实际上,这个距离拉萨市只有130公里的县,却是拉萨最贫穷的地方,经济总量在各县区排名垫底,2015年全县的一般性财政收入仅为5560万元。

  2016年7月,来自北京平谷的张振生踏上了援藏的征程。此前,他甚至没有听说过尼木这个名字。直到来到了拉萨,他才第一次在地图上找到尼木县的位置。拉萨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当雄苦,尼木穷。”当雄和尼木,是当地两个条件最艰苦的县。其中,尼木县位于雅鲁藏布江中游北岸,是一个以农业为主的半农半牧县,平均海拔在4000米以上。做了多年信访干部的张振生明白,迎接他的将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挑战。

  “不管它穷不穷,咱都得把脱贫攻坚的工作做好,让老百姓在2020年都奔小康。”在拉萨休整了五天,张振生来到了尼木。车子沿着318国道行驶,张振生从车窗往外望去,奔腾的雅鲁藏布江一往无前,让他陷入了沉思。

  在尼木,张振生分管的是卫生、食药、水利等方面的工作。尼木县全县仅3.6万人,5000多人是建档立卡贫困户,扶贫任务艰巨。刚到两个月,张振生便和贫困户央宗结了对子。这是一个上有老下有小的六口之家,央宗的母亲66岁,她下面有四个孩子,家里只有六亩青稞地。四个孩子中,老大多布拉已经18岁,辍学后没有工作。这个家庭要想脱贫,光靠送油送面是不行的。

  为了了解情况,张振生三天两头地往央宗家跑。做家访的时候,他常常要在兜里放几块巧克力。“帮扶户家里四个孩子,带着糖果可以拉近彼此间的感情。”果然,小小的巧克力起到了大作用,央宗被张振生的诚意打动,同意孩子去县城上班。张振生给多布拉买了几套新衣服,还给了他几百元钱,亲自把他送到了工作单位。

  工作半年,张振生发现在尼木因病返贫、因病致贫的人口不在少数。只有拔掉病根,才能去掉穷根。尼木县成立了6个脱贫攻坚工作组,张振生成为“以助脱贫”工作组的组长。针对尼木县贫困人口众多的情况,张振生提出了建档立卡贫困户由政府兜底,实现了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医疗费用零支出。然而,尼木卫生基础薄弱,县医院的转院率高达90%以上,稍微重点儿的病就看不了,许多人要辗转到拉萨市里的医院看病拿药。为改变这一状况,“小病不出县”就成了张振生的主要任务。在张振生进藏的当年,尼木县医院手术病例就实现了零的突破。今年,县医院面临二级乙等医院评审,张振生肩上的担子更重了。

  今年5月10日,张振生在去拉萨市里开会的路上出了车祸。当天,市里有两个关于扶贫工作的会议召开。张振生从尼木乘车出发,离市政府还有两公里时被一辆车撞上了。“安全气囊一下子打开了,警报也响了起来。”张振生坐在副驾驶座位上,车门严重变形,司机吓得浑身哆嗦。从车里钻出来后,张振生看到肇事方并没受伤,便留下司机处理事故,自己拦了辆出租车,继续赶去开会。

  “到了会场,还有一分钟会议就开始了,好险。”说起这次惊险的经历,张振生首先想到的居然是不能迟到。他说,当时只感觉头磕了一下,再就是胁肋部隐隐作痛。他一直以为是肌肉拉伤。过了10天,“肌肉拉伤”的症状还没消失,他去医院拍了片子,才知道肋骨断了两根。5月21日,张振生回到北京疗养,6月25日,他就又飞回了拉萨。面对同事惊讶的表情,他笑着解释:“年轻人火力壮。”其实,让张振生提前结束疗养的真正原因,是县医院的评审工作。“7月份自治区就要进行二级乙等医院的评审,实在放心不下。”让他欣慰的是,目前专家终审工作已经结束,虽然结果未正式公布,但尼木县医院通过评审的希望非常大。

  在尼木县,北京援藏的成果遍地开花。在卡如乡,北京的“沟域经济”实现落地,当地依托紧靠318国道的优势,建起了“格桑小镇”,试水旅游业。81岁的德庆白珍阿妈是村里酿造青稞酒的好手,通过发展旅游业,她家开起了“老阿妈青稞酒坊”,一个月能卖酒300多瓶,每月还有2000元的房租入账。而在一年多前,她家还几乎是零收入。

  在卡如乡加纳日农牧民绿色专业合作社,种起了100多亩的平谷大桃。这是尼木县委常务,同样来自平谷的援藏干部赵金祥的手笔。当地干部介绍,这些桃树长势良好,今年已经部分结果,预计明年可以亩产500斤。因为西特的气候特征,这些桃子的口感甚至要优于平谷大桃,可促进建档立卡贫困户人均增收近8000元。

  在县城附近的林岗村,北京援藏资金为搬迁农牧民建起了二层的藏式民居。原先居住在海拔4500米以上的14户农牧民搬到了拥有厨房和卫生间的新家。53岁的丹真患有痛风,手上全都是痛风结节,失去了劳动能力。如今住在宽敞舒适的房子里,离医院也近了,这让他非常满意。他以前的房子将会被打造成特色民宿,他每年还会得到一笔可观的分红。

  取得这样的成果,除了有当地干部的支持,也离不开援藏干部的付出。援藏两年多,张振生瘦了16斤。如今的他练成了一个技能,每到一处,就能根据身体反应准确地估算出当地的海拔。虽然身体上还是有些不适应,但他的心和当地群众紧紧连在了一起。

  今年,张振生帮扶的贫困户央宗一家搬到了拉萨市的扶贫搬迁点。央宗在物业做清洁工作,多布拉和弟弟格桑次仁也有了新的工作,一家人的经济状况大大改善了。央宗一家的变化,让张振生觉得更有干劲了。

  “我来尼木,帮助当地脱贫是我的工作。”张振生说,他没有什么豪言壮语,就是想把脱贫攻坚的工作做好。“小康路上不能落下一个人,这就是我的目标。”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网”或“中国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8月底,阿坝州黑水县闻名全国的彩林还没有“挂彩”,双溜索乡俄瓜村的色彩已经开始斑斓。漫山的天然林场是翠绿背景,藏区新居的红屋顶点缀其中,村里的特产紫皮大蒜的蒜叶金黄,呈阶梯状在山腰上铺开。[详细]

  日前,在工商联系统对口援藏工作座谈会暨精准扶贫行召开后,江苏省委部副部长、省工商联党组、常务顾万峰赴江苏商会调研。[详细]

相关阅读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 丨集团招聘丨 法律声明隐私保护服务协议广告服务

地址:丨邮政编码: 丨邮箱:

备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