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西藏生活圈 >

社交平台广告投放得给用户“减负”

2019-04-16 01:31    来源:未知    

  这类由网络黑产操纵群发的垃圾广告,恐怕不少人都碰到过。从利用外挂机器人群发,到直接租用真人微信号进行精准发送,让人防不胜防。虽然微信平台方面也明确要求禁止使用软件外挂,且对于非法软件的使用者,在接到用户举报并核实后会对账号进行相应处理。但从客观效果看,目前并不理想。

  在黑产垃圾广告未被有效管控的另一面,不少人也意识到,如今微信等社交平台和工具上的广告越来越多。就在这几天,有媒体报道,微信广告助手发布的通知称,广告主无须操作,所有朋友圈广告默认具备@好友评论互动的能力。用户收到朋友圈广告后可以跟点赞、评论一样,在广告的评论区@好友与其进行互动。此功能甫一发布,就引发网友炸锅。它意味着即使你不主动点击朋友圈广告,也可能被朋友@被动关注广告,正如网友所吐槽的,这是“朋友圈新功能:和朋友一起看广告”。

  按照平台方面的回应,此举主要是使朋友圈广告的社交属性更加凸显。通过目标人群的主动分享,以社交的方式为广告主触达更多人群,让好的广告创意更容易被更多人看见,获得更活跃的广告互动,同时也为广告主提供更多社交价值。这套逻辑解释下来看似合乎情理,却有一个重要漏洞:到底有多少人需要广告的社交属性?如果这一点存疑,该新功能的主要目的便可能只是为广告主服务,归根结底是为平台的广告收益服务。

  网络社交普及后,相关平台发布广告进行流量变现,未尝不可以理解,毕竟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也是朋友圈广告刚开始出现时,尽管存在争议但最终还是被接受的一个重要原因,不过,凡事需要讲究适度原则。眼下朋友圈广告的曝光频率增加,且广告投放越来越精准,引发了用户对隐私风险的担忧。在这一基础上又增加广告的互动功能,只能说明,广告在朋友圈的地位已经越来越高。

  在移动互联网广告几乎无孔不入的当下,社交平台上的广告增多,未必是另类行为。但是,社交平台毕竟不同于一般的网络载体,相对已经具备公共设施属性的社交平台,如果也跟随大流加大广告的发布力度,而不是采取适度原则,对总量加以控制以给用户“减负”,这一定程度上说未尝不是“人设的崩塌”和对用户信任的辜负。

  广告不是不能有,但投放多少,怎么投放,应该是一个有所讲究和克制的事。平台越大,社会责任也越大,不是一句虚拟的“口头禅”,而是应该体现在具体的行动和产品思维中。如果人们每天接触和参与的互联网世界,基本都是被广告包围,这很难说是好事。所以,租微信号群发广告的互联网黑产要治,在广告的发布上也应该有所克制。(任然)

  我们不能再无助地等待下一次悲剧发生,该是真正为孩子做点事的时候了。在呼吁家长责任之外,也要建立一个容错的机制,通过社会安全网的“兜底”,真正托起孩子的安全。

  不管是从维护消费者权益,让在大城市漂泊的年轻人拥有更好的生活,还是从提倡租赁文化、鼓励租房的角度来讲,都应该努力规范租赁市场,加强对房屋中介的监管。

  在讨论中,宜多谈法律和行业规则,而不必上纲上线。引入过多的非法律议题和因素,可能反倒会导致议题失焦,不利于真正推动版权保护水平和相关行业健康程度的提升。

  由省级门根据该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状况和风俗习惯,出台相应的裁量指导意见就相当必要。这让基层执法机关不放纵行为,也不上纲上线地将娱乐行为化。

  看似光鲜的童模背后满是泪痕,而且童模行业已经发展成了一个很大的市场,有的小朋友一天拍摄收入能达到五位数,这意味着关注儿童模特的权利保护,不是个案性的问题。

  扫黑除恶,从来都是“干”出来的,不是“说”出来的,更不是“吓”出来的。扫黑除恶,只应当针对有确定犯罪事实的犯罪分子,而绝对不该恫吓、牵累无辜公民。

  活着的人很少思考死亡,对死亡没有正确的认识,也就少了直面死亡的勇气,更多是恐惧心态下的“谈死色变”,自然就不会在活着的时候去体验死亡的感觉。

  在公共管理逻辑上看待“异地通”“全国通”服务的问题,开放的社会本身就该打破属地管理的局限,社会越开放,公共管理与服务也应越开放,而不是“回到原属地办理”的限制越多。

  如果人们每天接触和参与的互联网世界,基本都是被广告包围,这很难说是好事。所以,租微信号群发广告的互联网黑产要治,在广告的发布上也应该有所克制。

  当大数据分析出某些疑似“套路贷”,相关的调查、核实、阻却等也应即时跟进。这些工作,也不仅仅是某个部门的工作,还可能是改变某些不特定人群的人生之事。

  全日制“读经班”隐藏在郊区、民房内,更隐藏在一些人偏执的内心深处。在查处读经班的同时,我们更需要到底该如何让标准化的义务教育更加深入人心、更加体现强制性。

  未经权威机关评判是非对错就将民事纠纷的某一方列入黑名单,或者将某个纠纷行为作为失信污点予以记载有损公平正义。相关部门理当引以为戒,不滥用权力,乱贴失信标签。

  餐馆后厨摄像头对着墙壁,或者根本不开启直播,给消费者看到的是录播视频等,明厨不“明”,亮灶不“亮”。如此俨然是形同虚设,起不到应有的保护食品安全的功能和作用。

  子女不回来看望父母,有其深刻复杂的社会因素。“空巢老人”现象是生产方式、就业方式,以及随之而来的价值取向发生变化的结果。

  城市化,是任何一个转型社会都必然要经历的过程。而在我们的语境下,“户籍改革”很大程度上被当成了控制城市化快慢疾徐、引导城市化发力方向的杠杆。

  如果不采取持续有效的措施,在治本的基础上建立长效的机制,那么类似问题将会不断演化而难以得到治理,合作卖演出券的商业逐利行为依然会层出不穷。

  碰到校方要求学生“自愿”看不免费的演出,家长基本上都会遵从。一来老师往往要求写读后感,不看演出怎么写?二来不配合校方要求,家长怕孩子在学校不受待见。

  此事除了对公众判断真假信息是一个警醒外,对传媒和公共服务的意义也尤为重要。因为,若处理不当,其会启动多米诺骨牌效应,首先会影响到无偿献血,然后是用血、输血和临床治疗。

  长期积累下来的数万座违规坟墓,短时间内全部清理掉,确实不现实,但不能无限期拖延下去,以免尾大不掉。崂山区政府应向社会公开整治信息,由公众和监督,避免整治走过场。

  和城市一样建设公园、儿童游乐场建在公园内,实行统一规范管理,目前并不现实,这导致了农村儿童游乐活动“赶集式”的松散型经营模式,监管上确实存在一定难度。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 丨集团招聘丨 法律声明隐私保护服务协议广告服务

地址:丨邮政编码: 丨邮箱:

备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