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时评 >

优秀时评素材:“女性堕落观”是“红颜祸水论

2019-03-31 08:14    来源:未知    

  “雷语”频出的新东方董事长俞敏洪再次火了。在最近的一次演讲中他提道:“现在中国是因为女性的堕落,导致了整个国家的堕落。”此话一出,一片哗然。女性网友们更是纷纷表示懵圈:哪里横空飞来的这口黑锅!

  遗憾的是,这句话并非断章取义。结合当时语境,俞敏洪真实的意思表达是:“如果中国所有女人挑选男人的标准,是男人会背唐诗宋词,那么所有男人都会把唐诗宋词背得滚瓜烂熟;如果中国所有的女人都说中国男人就是要他赚钱,至于他良心好不好我不管,那所有的中国男人都会变得良心不好、但是赚钱很多的男人。一个国家到底好不好,我们常常说在女性就是这个原因。现在中国是因为女性的堕落,导致了整个国家的堕落。”

  这段话中,“女性的堕落”因为比较刺眼,所以受到了的猛烈攻击。但实际上,其中的逻辑谬误远不止一处,谬论重重叠加,甚至让人觉得“看上去很有道理”。所以我们不妨一层一层地来分析。

  首先,“女性的堕落导致了国家的堕落”。在俞敏洪看来,女人都希望男人赚钱,这可不就是堕落了?可事实是,中国女性的劳动参与率长期保持在世界较高水平,接受高等教育的比例也在不断提高。2018届高校毕业生中,女生占比高达52%。这说明女性正在通过努力奋斗,至少并没有完全指望男性挣钱养家,“堕落”一说何来?

  其次,是女性、男性和国家兴衰之间的逻辑关系。在俞敏洪看来,女性选择决定了男性选择,而这些则影响了国家的兴衰。可是,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谁都不是任人摆布的玩偶,一个正常人必然是综合考虑各种因素选择最有利于生存的道路。其中,择偶只是一部分影响因素,并非人生的终极目标。自己的人生活成什么样,甩锅给异性,或是甩锅给父母,都是孱弱的表现。

  再次,为什么男人挣钱就“良心不好”了?现代社会,财富难道成了一个人道德的污点?作为一位成功的企业家,更应该有健康的财富观。只要遵纪守法挣钱,就值得尊敬,就应该得到鼓励,这样才能保持整个社会的活力。把挣钱与良心不好联系起来,是一种过时且危险的论调。

  总之,这种所谓的“女性堕落观”,实际上是陈旧的“红颜祸水”论的翻版。在过去,史家总结经验教训,总是怪罪妃子们太美引得“君王不早朝”;现在呢,就说女性都爱挣钱的男人,所以男人只好挣钱去了,都“堕落”了。这种论调,不是一个现代性的认知逻辑。

  在最新回应中,俞敏洪纠正说,他真正的意思是“女性强则中国强”,这个找补仍然令人啼笑皆非。都说“妇女能顶半边天”,没说“妇女能顶整片天”,中国的强大必定是全社会一起努力的结果,何必把这么沉重的赞誉都压到女性身上呢?过度赞誉与无故归咎一样,都是不可承受之重。

  当然,公众人物的发言,总免不了在场上接受检验,俞敏洪的言论,引起了广泛的反弹,实际也是社会理性提升的表现:人们对男女关系及社会发展规律的认知,已经大大进步了。

  最近几年,超大IP北京故宫把自己变成了人人喜爱的“网红”,还捧红了一系列文创产品,如果记性不是特别差,都该记得“雍正:感觉自己萌萌哒”的《雍正行乐图》动态图片,2014年可是在朋友圈爆红。一系列“奉旨旅行”行李牌,“上书房”“慈宁宫”的冰箱贴,不同角度会有不同颜色的黑漆嵌螺钿和纸胶带狠狠地吸了一把睛,推动了一波文创潮,只要看一下“故宫淘宝”店的粉丝数就知道了,354万。

  不过这两天,令人羡慕嫉妒恨的“故宫淘宝”却羡慕嫉妒恨了一把天猫“故宫文创旗舰店”。人家推出了六色口红,不冲里面的珠,单单凭“机器绣娘”制作出的织物肌理和刺绣凹凸感那“椟”,就简直爱煞人。加上“你这个是故宫口红啊”那小资有品的调性,“郎窑红”一夕售罄也就不奇怪了。

  故宫文创+口红,文化+能用,相对价格高,绝对价格不高,入手门槛低,聚合效应立显,赢在创意,赢在文化,的确抢了“雍正”时隔四年的风头,口红可以随时拿出来补补,晃晃。

  说来可气,做得相当好的产品和淘宝店一夜之间被口红盖过,着实不服气,所以“故宫淘宝”发布了一条疑似“打假”的微博,直接呛声“故宫文创”。原来推出成套彩妆的故宫淘宝是故宫下属服务公司的文创企业,而这次推出口红的是天猫“故宫文创旗舰店”,由故宫博物院100%出资成立,所以貌似一出嫡生年纪小的儿子和庶出的争气的大儿子之间的“宫斗戏”。

  产品有竞争是正常的,而且是必须的。文创产品虽然很特殊,一般都是一个博物馆一个文化单位下属的公司或者外面委托一家公司进行创意设计和定制,商店也一般都在博物馆里面,茶歇时看看买买,往往是垄断的。但是其实文创产品策划创意成本很高,产品又是小众的,一百款产品红了几款能弥补其他款式的缺已经不错了。你看,哪家博物馆不想在文创上做文章,又有几家做热了?文创其实是说起来热闹,盈利很难。但是故宫不同,超级大IP ,而且最近几年传播越做越好,《我在故宫修文物》的纪录片也大热,互联网时代卖场早就互联了全球,卖场太大了。借助大IP,“故宫文创旗舰店”虽然只有三年,也有188万粉丝。这两家店很多款产品月销都有几百几千,故宫淘宝几款产品月销甚至几万,这么红火的市场,为何不能进行适当的竞争呢?根本不存在这个红了那个活不下去的情况,除非一家的脑洞停止了开张。不出意外,故宫淘宝的这套彩妆也会大卖。

  出去旅游,经常买了半箱子人家的文创回来玩和送人,什么带着达利胡子的铅笔,罗塞塔石碑鼠标垫,有各种标识的咖啡罐••••••原来博物馆里的东西可以创意做成日用品,一边用一边看。原来只能出去买,现在可以买自己的,人家也来买买买带出去,借助这波“口红效应”,我们的故宫口红这么红,多好!

  中国著名“四大书院”之一的岳麓书院因收取门票费用遭到质疑。12月11日,湖南师范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倪洪涛实名发文称,拥有“多重身份”的岳麓书院收取门票行为缺乏合理性、合法性和必要性。湖南大学相关部门负责人表示,岳麓书院门票收费严格按照文物保等相关法律法规,以及国家多部门关于“文物建筑及遗址类博物馆暂不实行全部免费开放”的规定,经政府部门批准后执行。

  大学教授质疑书院的门票合法性,展示了知识精英介入公共事务的积极姿态。部分网友拿其湖南师范大学教授的身份说事,诉诸动机论,似乎将两所相邻的大学对立起来,这无疑是带偏了节奏。对湖南大学而言,直面质疑,才是正确的应对方式。

  湖南大学方面表示,收费依据政府部门批准执行。这从政策依据上看,确实说得通。但正如倪教授在质疑中指出的,这里面有两个方面的问题需要注意。

  一方面,根据相关规定,国有博物馆、纪念馆、文物保护单位的门票收入和其他事业性收入,实行收支两条线管理,专门用于文物保护。湖大方面透露,岳麓书院一年门票收入大概是3000万元左右,而一年的支出在1000万元到2000万元之间,支出项目包括百名教职工的工资开支、书院维修和发展等内容。问题也就在这里:说好的“专款专用”,岂能拿来为教职工发工资?

  许多人不知道的是,岳麓书院不仅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还是湖大的一个二级学院。公开资料显示,2005年湖南大学正式恢复岳麓书院,下设中国哲学研究所、历史研究所等多个部门;2009年岳麓书院学科从本科、硕士研究生、博士研究生到博士后科研流动站的格局已经完备。那么,既然岳麓书院是湖大的一个下设学院,按理说教职员工工资自有专门的财政投入,用不着依靠门票收入。难道,学院是自负盈亏?

  另一方面,在岳麓山风景区早就免门票的情况下,唯独其中的岳麓书院要收费,也多少给人一种突兀感。当然,这一突兀感,也是基于湖大的大学身份而言。湖大校园本身是没有围墙的,这一点其实是做得比较好的,可恰恰岳麓书院成了特殊的存在。有声音称,收费是担心免费带来的游客太多,可能影响正常的教学活动。公众游览与学院的正常运转,的确需要平衡,但游客太多,完全可以采取其他限流方式,收费未必是最好的方式。

  准确地说,此番质疑在公共场发酵后,公众的关切主要指向两个层面。一是倪教授所质疑的收费合理性,包括程序是否合法、门票去向是否合规;二是一所大学到底该不该有收门票的行为。其实,随着社会对于大学开放性的要求越来越高,近年一些大学设立门禁的做法也引发了不小的质疑。这种质疑从来就不限于具体的行为,而指向更高层面的问题:大学如何在开放性上做得更好?

  虽说就大学开放性而言,是否设立门禁、能否有收费场所,只是简单的指标,但是,这很难不让人们将之与大学的精神气质联系在一起。退一步讲,即便岳麓书院的门票收费完全合规合法,是否也可以通过免费开放来展示开放的胸襟呢?更开放的岳麓书院,更能承载人们对这座千年书院的文脉与人文精神的期许。较之于门票带来的实质收益,这才是湖大更应该算清的大账。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 丨集团招聘丨 法律声明隐私保护服务协议广告服务

地址:丨邮政编码: 丨邮箱:

备案号: